把苦日子过完,我们就分手吧

把苦日子过完,我们就分手吧

把苦日子过完,我们就分手吧

刚去的时候住在新造,大学城那边儿,主要房租比较便宜,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恰好何安说旁边中小学啊补习班啊什么的挺多,方便她找工作。
那是我和何安到广州的第五个月,我第一次只拿了六百块。
这个时候我接到何安爸爸的电话,说知道我家里的事情了,劝说我和何安分手,很理智,也没有半点出言不逊。
孙菲扶着我走出酒店,听见何安在打电话:“嗯,结束了。”“你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能迷路啊?”“你睡吧老公,我隔两天就回广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