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少看一眼

昨天下午,我的秘书差点被大打瞎了眼睛,送医的途中,她的左眼已经完全看不见了,鲜血从长达五公分的伤口不断涌出,我无法为她止血,因为那伤口就在眼晴与眉毛之间,深达半公分如同被刀切开的裂口,像是张着吐血的嘴。
我跟着赶去派出所,逞凶的人正在接受问话,他的妻子跟在身边,当他们知道伤得那么重时,似乎也有些惊愕,而当我问他为何那么冲动时,他的太太说:“他有时候一生气就没办法控制,大概是你的秘书小姐说话激怒了他!”

刘墉:少看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