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儿童圣地7

女人嘤嘤啜泣,男人厉声呵斥:“别哭!”

挨了鞭子的狗惨叫一声,停止狂吠。
男男女女激烈地辩论,谁应承担责任?
他们吼叫,咆哮,行将拔刀动武的时候,夜色稀薄了,霞光掠过山峰,布满天空。
太阳伸手痛惜地抚摸血迹斑斑的死者的安详的额头。
女人们放声大哭,男人们双手捂脸。
有人想溜之大吉,但脚挪不动,罪责的锁链把他与无辜的牺牲品拴在一起。
“我们打死的人为我们指路。”东方的一位老人说。

泰戈尔:儿童圣地7

.

你还喜欢这些

泰戈尔:不同的童年

厨房是希罗娜阿姨的活动天地。
筑了石阶的池塘,离厨房不过两铜罐的距离。
楼下是砌了石阶的池塘,靠墙有一行椰子树。
我只能在我内心的渴望里,眼睛的远望中,池水的波光下,榕树的气根拥抱的凉荫里,椰子树摇动的枝条上,远处晒太阳的露台上做我的游戏。
我的几个哥哥跳上池塘边的木船,解缆划桨,从池塘划进胡同,从胡同划到大街上,以后不知划到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