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圣浴

罗摩难陀面对东方,肃立在恒河里。
他遥望蔷薇般的朝阳,在心中喃喃自语:“呵,大神,你慈祥的容貌怎不在我心头闪现,揭去您的面具吧。”

大师的圣浴迟迟不结束,弟子焦急地说:“师尊,耽搁不得了,祭神的时辰到了。”

大师说:“我的肉身未净,恒河至今远离我的心田。”

小巷深处是制革人维强的房子,从那儿飘出牲畜的生皮的臭味,兀鹰在空中盘旋,骨瘦如柴的野狗在啃骨头。

泰戈尔:圣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