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儿童圣地6

跋涉了一天的人们在榕树底下铺席坐下。
一阵风吹灭了灯,稠粘的幽黑宛如昏眠。
人群中呼地站起一个人,指着带路人吼道:“骗子,你骗了我们。”

一个个喉咙迸发()出严厉的责问,女人们咬牙切齿,男人们破口大骂。
末了,一个胆大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击他一拳。
一个个人站起来,拳脚相加,他失去生命的躯体倒在地上。
死寂的夜,远处隐隐传来涧水声,空气中浮荡着淡淡的茉莉花香。

泰戈尔:儿童圣地6

.

你还喜欢这些

泰戈尔:不同的童年

厨房是希罗娜阿姨的活动天地。
筑了石阶的池塘,离厨房不过两铜罐的距离。
楼下是砌了石阶的池塘,靠墙有一行椰子树。
我只能在我内心的渴望里,眼睛的远望中,池水的波光下,榕树的气根拥抱的凉荫里,椰子树摇动的枝条上,远处晒太阳的露台上做我的游戏。
我的几个哥哥跳上池塘边的木船,解缆划桨,从池塘划进胡同,从胡同划到大街上,以后不知划到哪儿去了。

泰戈尔诗集

我独自在横跨过田地的路上走着,夕阳像一个守财奴似的,正藏起它的最后的金子。
黄昏,街上已经收了市,村里的孩子们都坐在妈妈的膝上时,夜鸟便会讥笑地在她耳边说:“你现在还想偷谁的睡眠呢?”

现在,夜间也是黑漆漆的,我唤她道:“回来,我的宝贝;世界都在沉睡,当星星互相凝视的时候,你来一会儿是没有人会知道的。”她走的时候,树木正在萌芽,春光刚刚来到。

泰戈尔:儿童圣地4

从尼罗河流域,从恒河之滨,从西藏冰冷的河谷,他们漂洋过海,翻山越岭,穿过无路的沙漠,在葛藤如网的密林里开辟道路,在城墙环护的都市大门前走来了。
他们有的徒步,有的骑马,骑象,骑骆驼。
有的战车上飘扬着中国的绸旗。
护卫帝王的军卒的刀戟寒光闪闪,擂响的鼓声如同雷鸣。
行列里还有跛子(),瞎子,病人,残疾人,娇声娇气、香水味儿刺鼻的妓女,出售神灵、道貌岸然的宗教商贾。

泰戈尔:儿童圣地1

蒙昧的光阴在亘古的迷津里徘徊,望不见陌生的路的终端。
山底下的瞑暗像倒毙的恶魔的眼珠,叆叇的浓云压迫苍穹的胸脯,洞穴里一团团黑雾犹如剁碎的夜阑的肢体。
天边刺目的火光,忽明忽灭,那是无名煞星红眼的窥视?
抑或是原始的饥渴伸抖着的滴血的舌头?
“蜕变”的泪滴般的狼藉的杂物,仿佛是生灵未完的游戏的残骸;
是恣意挥霍的权势的破损的牌楼,湮没的河道上被遗忘的腐朽的桥梁,神祗离弃的天祠里蛇洞迂曲的祭坛,未做成便腐蚀了的隐入虚无的阶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