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晚上十点钟还没下班的人

那些晚上十点钟还没下班的人

据说苏州河北岸的中年上海人很多会说苏北话,那些苏北前辈来到上海的时候,只能住在苏州河滩上的棚屋区,每天忍受河边垃圾的恶臭和遍地蚊蝇的居住环境。
有老上海跟我说:改革开放之初,有些人来上海谋路数,招待所三块钱一晚,他们住不起,通铺便宜得多,可他们又舍不得住,于是就去老北站的广场,或是沿路的桥下,或是建筑工地的水泥管,就在那里过夜。

那些晚上十点钟还没下班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