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最后一封信

由于我的过错,空荡荡的寓所愤懑地扭过脸不看我。
她姨妈从班基普尔来度假,忧虑地说:“外甥女学习要耽误了。如今谁乐意娶个目不识丁的女孩,当作包袱顶在头上?”

第二年,她姨妈又来度假,见此情形,大为不满:“这样念书不行!我得把她带走,送她上贝那勒斯的寄宿学校。我无论如何要把她从父亲的溺爱中解救出来。”

我坐在阿姆丽的房间里展开信纸,只见上面写着:我很想见您。

泰戈尔:最后一封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