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者江疏影玛格丽特·米切尔《飘》

朗读者江疏影玛格丽特·米切尔《飘》

此刻她心里是一片恍恍惚惚的麻木,她依据曾经的经验懂得,这种麻木会很快变为剧痛,就像肌肉被外科医生的手术刀突然切开时,最初一刹那是没有感觉的,接着才开始剧痛起来。
“我现在不去想它。”她唯一需要的是有个歇息的空间来熬受痛苦。
她从这幅图景中受到了鼓舞,内心隐隐地感到宽慰,因此心头的痛苦和悔恨也减轻了一些。

朗读者江疏影玛格丽特·米切尔《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