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人生的乐趣

我们只有知道一个国家人民主活的乐趣,才会真正了解这个国家,正如我们只有知道一个人怎样利用闲暇时光,才会真正了解这个人一样。
中国人在政治上是荒谬的,在社会上是幼稚的,但他们在闲暇时却是最聪明最理智的,他们有着如此之多的闲暇和悠闲的乐趣,这有关他们生活的一章,就是为愿意接近他们并与之共同生活的读者而作的。
这是因为中国人总是那么亲切、和蔼、活泼、愉快,那么富有情趣,又是那么会玩儿。
古代的中国人是有他们()自己的情趣的。
小品文是中国人精神的产物,闲暇生活的乐趣是其永恒的主题。

林语堂:人生的乐趣

.

你还喜欢这些

关于欣赏的名人名言

1、美貌常常比酒更坏,因为它能使持有者和欣赏者双方沉醉。
人生无益于人类,便是无价值的。
5、一个不欣赏自己的人,是难以快乐的。
6、人生的价值,即以其人对于当代所做的工作为尺度。
7、你要欣赏自己的价值,就得给世界增添价值。
20、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
26、爱欣赏自己脚印的人只会在原地兜圈子。
31、人生的价值,并不是用时间,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

励志人生:人生“四耐”

人生活在这个社会,有许多事情是不尽如人意的,有冷、有苦、有烦、有闲,每一个人的情形是不一样的,既然来到了这个世上,就应勇敢地面对现实,去探寻生活的真谛,创造更美好的生活方式。
耐烦: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上,令你生烦的事实在太多了,例如事情的烦难,人际关系的复杂,使人应接不暇,推也推不掉,躲也躲不开。
无论处在冷、苦、烦、闲等任何处境,都应保持喜悦的心境和豁达的胸襟,这样的生活情趣,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

一辈子,仅仅30000天

一辈子,仅仅30000天

当你在为了理想努力打拼时,不要忘记人生旅行的风景,或许人生的意义,不过是嗅嗅身边每一朵绮丽的花,享受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而已。
人生短短三万天,不要等到生命走向尽头的时候,才后悔没有停下来享受生活,让自己空留遗憾。
生活本是丰富多彩的,除了工作、学习、赚钱、求名外,还有许许多多美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去享受: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此时不享受生活,等待何时?

罗兰:人生逆境

每个人都可能有环境不好,遭遇坎坷,工作辛苦的时候。
作为一个像样的旅行家需要勇气,也唯有有勇气承担旅途风险的人才可以到达人生的胜境,才可以领略到一般人所领略不到的“化险为夷”、“夜尽天明”、“腊尽春回”等等的乐趣。
懂得旅行乐趣的人,往往对平坦好走、容易达到的地方没有兴趣,而偏偏喜欢去找那些险峻的山、未开发的林,或没有人烟的岛。
懂得人生的人也是一样,他们往往不喜欢平稳凡庸的生活,而有胆量去尝试一些困难的、冒险的,但却有内容、有意义的生活。

人生不过如此读后感

人生不过如此读后感(一)为一个九零后的人来说,在生活学习中会静下心里细细品读这些资深作家用自己的经验和感触写出来的东西,体味不同的人生,在我来说还早。总是觉得自己作为年轻人又是九零后来说,看这些“老古董”就会觉得太深沉了。坦诚来说,老师布置了任务才有去看林语堂先生的作品。初看到《人生不过如此》这个名字,以为它的内容会是以嘲讽或者类似这种情绪的产物,但是看了以后才知道林语堂先生从头到尾都在阐述,阐述林先生自己的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对人生的态度。它只是那样好像和你在聊天说故事一样,静静的阐述着,让我想到了“洗尽铅华见本心,红尘深处不染尘”的别致。我不敢说我在读了部作品后有什么观点,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种

人生的艺术化读后感

人生的艺术化读后感(一)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单纯地为了摄影而摄影,而是为了去关注去发现生活中更多的“美丽元素”,希望自己有一双慧眼以独特的视角去观望周遭的种种,以求达到朱光潜老师赠言中所说的境界:慢慢走,欣赏呀。
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问题的:这里我们说的是人生的艺术化,而不是生活的艺术化。
最后,我想说的是:人活着,无论怎么活都可以活得很艺术,就算没有达到人生的艺术化,生活有点小艺术也是很好的。

林语堂:人生的艺术 人生的归宿

林语堂:人生的艺术 人生的归宿

我们生活在民族生活的秋天,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都为新秋精神所渗透:绿色错落着金色、悲哀搅和着欢乐、希望混杂着回忆。
秋天的金碧辉煌所展示的不是春天的单纯,也不是夏天的伟力,而是接近高迈之年的者成和良知——明白人生有限因而知足,这种“生也有涯”的感知与精深博大的经验变幻出多种色彩的调和:绿色代表生命和力量,橘黄代表金玉的内容,紫色代表屈从与死亡。

林语堂名言

1、最合于享受人生的理想人物,就是一个热诚的、悠闲的、无恐惧的人。
2、有勇气做真正的自己,单独屹立,不要想做别人——林语堂

11、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只要看他怎样利用余暇时光就可以了——林语堂

12、因为有这种种假文学,所以我近来不看人的文章,只看人的行径。
这样把道德与文章混为一谈,似乎不合理,但是此中有个分别.创作的文学之高下为标准,但是理论的文学,却要看其人能不能言顾其行。